研究史、学术史很少谈学术师承,加强本时段的整体研究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二、20世纪下半叶的辽史研究本世纪下半叶,辽史研究取得长足进展。无论是专题研究与断代史编撰,还是文献整理与考订,都有许多成果问世。其数量超过以往任何时期,其范围几乎涉及各个领域,至于文物考古的收获更令人瞩目。辽朝断代史著作(含通史著作中以较多篇幅和设专章叙述辽史者)主要有蔡美彪等《中国通史》第6册(人民出版社,1979年),分3章叙述辽、西夏、金三朝历史。这是通史著作中最早以较多篇幅把辽朝作为一个断代进行完整叙述的。张正明著《契丹史略》(中华书局,1979年),作者在“后记”中说,是书完成于15年前。“引言”说,本书试图对契丹社会制度——主要是辽代契丹的社会制度作初步的探讨。“谈谈契丹的勃兴,辽朝的创立、发展、衰败和灭亡,辽与五代、北宋的关系,金、元两代的契丹,以及其他密切相关的问题。”实际上,此书还涉及辽代社会经济、政治制度,乃至科学文化、民族关系等,可视为第一部简明辽朝断代史。杨树森《辽史简编》(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和舒焚《辽史稿》(湖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是两部通行的辽朝断代史。前者较为简明;后者资料翔实,但大段引文过多,阅读起来难免沉闷,文化部分比重嫌轻。两书对考古材料利用较少。此外还有《中华文明史》辽宋夏金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辽代部分主要执笔者有韩志远、王宏治、刘庆、宋德金等。李桂芝撰有《辽金简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96年)。有关辽代的其他专门史著作,将于以下各相关部分介绍。西汶艺术网[
2 3 4 5 6 <

欧美方面近年来也有断代史宋史问世,即著名的剑桥中国史第五卷和哈佛中国史第四卷。

关键词:研究;宋史;辽宋夏金;中国史;贯通;断代史;中国通史;叙述;改革开放;政权

台湾的辽金史研究,主要是姚从吾的先生在做。但他是辽金元史同治,且重点在元史。他的弟子中,王明荪,陶晋生两位治辽金史,在大陆第二代学者的不值一提之下,他们的学生成果值得珍视。

关键词:断代史;通史;史学;吕思勉;研究

谢邀。首先,澄清一个误解。毋庸讳言,相对于其他断代史研究,近代中国的宋代历史研究确实产生较晚,直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方才出现了相对独立的宋史研究,专门性的宋代断代史著作出现的更晚。但国内目前并非没有专业的宋代通史著作,目前已经有数部断代宋史问世,举其要者,主要有以下几部:

  金毓黻关于三史兼治,并将宋辽金并列叙述的主张与实践,对推动本时段研究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然而一时并没有改变长时期以来中国通史、断代史的叙述格局,多数通史、断代史著作仍把辽金附在两宋后面或穿插其间述及,而且多着眼于和战方面。在《宋辽金史》前后出版的邓之诚著《中华二千年史》(1934年出版前四部分,1955年中华书局出齐)是一部独具特色的皇皇巨制,设“宋辽金夏元”卷,卷首有宋、辽、金、夏、元世系,但辽金正文字数太少,过于简略。新中国成立后二三十年的本时段通史、断代史也大体如此。

解放后,冯家昇在美国,和魏特夫和写《辽代社会史》,提出征服王朝论。其他几位都留在大陆。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们的研究中都用马克思理论来解释,也引起了契丹是奴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这么今天看来很无聊的争论。陈述后来出版的《契丹政治史稿》和《契丹社会经济史稿》中,都可以看到马克思史学的影响。但是,我们对于马克思史学的影响要区别来看,有的是空话套话教条,有的虽然用马克思话语体系,但是实际上仍是考证,只是解释上用。陈述的著作属于后者。这一时期,出身在1920-30年代的一些学者,开始崭露头角,杨树森,张博泉,刘凤翥、李锡厚,宋德金,景爱,林荣贵,何俊哲,孙进已,可以说是辽金史第二代学者。杨树森、张博泉在东北,张博泉奉吕振羽为师。刘凤翥、李锡厚、宋德金,景爱,出自陈述门下。剩下几位,不知师门所出。第二代学者普遍相信马克思主义,他们在文章的考据上不及第一代学者,在接受新理论尤其是宋辽金史同治的治史格局上又不如第三代学者,这就使得他们的学术很狭隘,虽然出版了第一批断代史,如张博泉编写的《金史简编》,但是深度有限。其中的例外,恐怕是陈述门下的弟子了。刘凤翥对于契丹文字的研究,宋德金对社会生活的研究,都是可喜的。然而整体上的不足,使得他们尴尬。这一时代对《辽史》的点校以及《全辽文》的收集,都是第一点学者作的。第二代的贡献也不大。

内容摘要:魏晋南北朝史作为一个断代史系列,由陈寅恪等学者开辟进而耕耘为新史学以来重要的领域。

四、漆侠主编:《辽宋西夏金代通史(全七册)》(人民出版社,2010年),本书是在邓广铭先生建立“大宋史”的号招下,由漆侠先生主持、众多弟子参与的、目前国内最为大型的辽宋西夏金代通史著作。

作者简介:

一个人的万卷书,一个人的取经路

  魏晋南北朝史作为一个断代史系列,由陈寅恪等学者开辟进而耕耘为新史学以来重要的领域。自此之后相关论著颇多,诸多史学名家或以通史形式或以专题形式展开研究。例如,王仲荦的《魏晋南北朝史》、吕思勉的《两晋南北朝史》,白寿彝主编的《中国通史》相关部分因其著者是各自领域的专家,也颇具深度;以专题为视角的相关研究,主要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社会生活等角度切入。新世纪以来,史学发展进入新阶段,专论深究者继续耕耘,借助考古资料深入挖掘者亦有之。但整体而言,如何用新的史学撰写体例来丰富断代通史,是一个不断被提起的话题。庄华峰2016年11月出版的《魏晋南北朝史新编》,读来令人耳目一新。

回答:

  最早将本时段进行整体贯通研究的断代史著作,是金毓黻著《宋辽金史》(商务印书馆1946年)。该书不仅包括宋辽金,还兼及西夏、西辽和高丽,反复强调宋辽金三史兼治。他说:“治本期史,兼包三朝,且会有元初之一段,今取三史互证,则抵牾之处颇多,故治本期史尤难于他期,其方法含有三种,即一为分析研究,二为综合研究,三为专题研究是也。”“治本期史,唯有三史兼治,乃能相得益彰,存偏狭之见,斥辽金史为不足观,则精详之史实,既不能尽弃,亦大背史家宁繁勿略之旨。”“治《宋史》者,宜兼治辽金二史,无论治《辽史》,治《金史》,亦不能置《宋史》于不读。”至于本期治史的顺序,金毓黻说:“应先以本史证本文,如以《宋史》之列传证本纪,以表志证纪传,是其例。次以诸史证本史,如《宋史》证以辽金二史,治辽金二史亦取《宋史》证之,是其例。”

冯家昇的辽代社会史,到现在也没有完整的中译本,陈述先生的遗作辽史补注,到现在也没有出版?对于征服王朝论,除了张博泉写了专书反驳,却再拿不出新的理论?刘浦江等人的工作,仍是论文考证与专题史方面的研究为主。对于整个时代的把握与前后的历史影响,辽金史领域仍没有一部值得称道的著作.。唐宋变革论与征服王朝论能不能相容?如果不能为什么?杉山正明的北亚史视角,能不能成立?这些问题,静待后来学者的回答,但愿,我不要等的太久。

  进一步讲,该书对于魏晋南北朝史诸多重大或值得关注的问题都给予了基本涉及,可以作为基本参考。还有一些问题或可成长为今后研究的增长点,譬如“典章制度史”一节,恐怕就是一个值得纵深细量的命题。此外,对于研究秦汉、隋唐断代史的学者或魏晋南北朝史的初学者来说,此书无疑是一部相当不错的参考书。

六、张其凡:《宋代史(上下)》(澳亚周刊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本书虽署名张其凡先生,事实上有多位学者参与,比如其中的文化部分,由程民生先生执笔,和上书一样比较适合宋史研究生初学时使用。

  金毓黻首倡本时段整体贯通研究

图片 1

  该书的新颖首先反映在体例创新方面。全书四编,分别为“政治篇”“经济篇”“文化篇”“社会篇”,每篇中又细分条目,合计四十八章;纲目结合,努力做到既面面俱到,又不失于繁琐芜杂。“政治篇”归纳魏晋南北朝时期各政权的治乱兴亡及兴替变化,几乎这个阶段重大或有影响力的事件均作为统一线索中的关节点而收入。“经济篇”则分十章展现,涉及的专题在学界已有研究中可以说都有重要的学术专著,甚至有些专题是不可回避的问题,比如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等,从整个国家治理视域而言,这些被归入经济范畴恰如其分。“制度篇”可谓全书体例创新尤为明显的一个方面。比如,通常我们习惯将“政治制度”放入政治篇或单辟一章,而该书则将其归入“文化篇”,体现了作者从文化层面理解历史现象的学术新意。从严格意义上而言,过去的政治制度亦属于政治文化现象,这大概是作者如此处理的出发点。其他诸如文学、建筑、史学、科技、教育、佛教、道教、中外文化交流等属于文化范畴,这种归纳虽然在其他通史中也有一些体现,但作者在书中整齐划一地编排,颇具匠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浦京6047-娱乐电子游戏手机版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